月光轻轻】半两月光

笔名儿童童话故事2022-04-15 17:21:540

2011年的中秋之夜。福建厦门。

沈家祺坐在窗前,专注地写着一封信,这封信寄往云南丽江,寄给一个名叫“雅朵”的女孩。

朵儿:

昨晚我又梦见你了。你还好吗?那半两月光,是那么的柔美,只是我已经找不到她了。朵儿,你在哪里?月亮又圆了,回家吧,爸爸妈妈都很想你,我们一直在等你……

——永远爱你的哥哥:家祺。

2011年的中秋之夜。云南香格里拉小中甸镇。

月光还是那么美,雅朵坐在有月光的窗前,身上披着一条白色的披肩。

离开丽江已经半年多了,我好想好想我的“半两月光”,也很想厦门的爸爸妈妈哥哥,他们一定生活的很好吧。

拿起笔,想写点什么,这半年多的时间里,和阿公生活在这个美丽的小镇里,日子过得简单而安逸。我开始了写作,并计划着要在接下去半年的时间里写完一本书,书名叫做:半两月光。

[一]

我是沈家祺,福建厦门人氏。父亲是军人,母亲是厦门某医院的外科医生。我十分喜欢自己居住的这个城市,依山傍水,悠长浪漫。

居住在这样的城市里,随时都可以享受,黄昏时鼓浪屿海岸线的宁静,月光穿透老榕树时落下的斑驳和迷离,小径上飘舞的繁花和唧唧的虫鸣,以及复兴路的雅情逸韵,旧铁路的浓荫幽静,金榜山相思古道的佛香飘袅……

居住在这样的城市里,还可以明显地感受到时光在这里带着丝丝缕缕清浅的韵味缓缓地流淌着,那些从木雕的老房子散发出来满满的旧时光的味道,牵引着我去怀念生命中每一个细微的镜头,每一个特别的日子,去寻求尘世间属于自己的点点滴滴。

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三年,开始为即将举办的个人画展做准备,带着暑假打工赚到的钱和父母的资助,在九月的某一天,背上画夹、相机等物品,开始了一个人的旅行。

我先到昆明,然后转机去丽江。丽江,对我来说,是充满诱惑的一个城市。无形之中,总感觉有一种力量在牵引着走进丽江的山山水水,虽然,我说不清那是什么,来自何处。

丽江,对我的父母亲也有着特殊的意义。听母亲说,在我六岁那年,她和父亲接到任务,离开厦门,去云南丽江参加过几年的支援工作。那时,我被送到祖父祖母家寄养。当时,母亲已经有了身孕,但为了工作需要和陪伴父亲,还是决定离开厦门安适的生活环境,前往丽江。

九月,是国庆长假前的一个的淡季,酒店和机票的价格相对来说较低,加上天气渐渐凉爽,实在是一个出行的好时机。我选择的时下流行的自助游,出行前的一个星期,我在网上搜寻“丽江游玩攻略”,并预定了一家叫做“半两月光”的客栈。一看到这个名字,就喜欢上了,没有理由,这一家开出的单人房房价明显要比其他客栈的贵,但因为喜欢“半两月光”这四个透着诗意的名字,便毫不犹豫地定下了。

母亲一直在耳边唠叨,说多花点钱没关系,出去旅行,一定要住得舒服。母亲的建议是让我入住当地最好“丽江和府皇冠假日酒店”。我摇摇头对她说,我是出去旅行的,不是去享受的,没必要住那么贵的酒店,找一家有阳光、可以看得见风景的客栈就好。更何况,我的计划是要在丽江住上一个星期呢,要是入住“皇冠假日”的话,光住宿费也要7000多,太不划算了。母亲知道拗不过我,只能点头默认了我的想法。

[二]

我叫雅朵,从小生活在丽江,我生下来就不会说话,我的身体也不好,经常生病,但我有一双聪灵的耳朵,能听得到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要不是我的阿公,一次次把我从死神手里救回来,我现在早就在天国陪伴阿爸阿妈了。

这里是我的家,我家门前有一条清澈的小河,水可干净了,小河里有活蹦乱跳的小鱼儿还有翠绿的水草。

听阿公说,这家客栈是阿爸阿妈留给我的,我的生命也是阿爸阿妈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我五岁那年,阿爸阿妈在丽江大地震中失去了生命。这十几年来,我和阿公相依为命。我想阿爸阿妈时,我就会爬上我的私人天台,望着月光,想着他们。我的阿妈很美,阿爸很帅。我知道,现在,她们在天上过得很幸福。

我的客栈很漂亮,有很大的院子,院子的地是用鹅卵石铺成的,院子四周用铁丝搭了很多个栅栏,上面爬满了青色的葡萄藤。一年四季,阳光可以照进来,院子里还种了很多花草,那是我阿公种的,菊花,凤尾竹、还有杜鹃。

到了晚上,打开任何房间的窗子,就可以看到满天的星星和月亮,那时,我就会把自己想象成月宫中的仙子,穿着白色的裙子,在绿色的草地上唱着歌跳着舞。

来客栈住过的客人都十分喜欢我的院子,他们中有作家也有画家,还有一些带着乐器来丽江寻找创作灵感的音乐家。他们都喜欢坐在院子的摇椅上,晒着太阳,听着水声,闻着花香,一住就是好些日子呢。

丽江的四季都很美,丽江的秋天,是一年中最柔软的时光。就像现在的丽江,仿佛是世界的尽头,天堂看似遥不可及,可是无法否认有时就躺在它的怀里。

秋天的丽江,有盈盈的秋水,绵绵的秋雨,皎洁的秋月。特别是那一轮悬在夜空上的圆月,更是令人心醉。

有很多客人问我,为什么要为客栈取这样一个名字“半两月光”。

其实,“半两月光”这个名字是阿公取的,阿公告诉我,我是中秋月圆夜来到这个世界的。阿公喜欢叫我“月月”,所以呀,“月月”是我的另外一个名字,但只有亲密的家人才可以那样叫我,就像我的天台一样,只有我最亲密的人——我的阿公才可以去。

阿公经常对我说,月有阴晴圆缺,世事总难全。世上所有的美丽的呈现只是为了有一天消失,就像日月有交替,四季有轮回,人有悲欢,树有年轮,所以我们大可不必为失去过的东西而难过……

[三]

到达丽江已是晚间11点,头顶着一轮圆月,踏上了丽江古城那光滑湿润的青石板路。丽江的秋夜,有着一种难以捕捉的清冷,即便是在深夜,那月光交融着灯影,摇曳出属于她的一份神韵。我知道,在这个夜晚,这个叫做“丽江”的古城,不知道有多少寂寞的心灵不舍得入睡。

按照网上显示的地址,我几乎不费周折就找到了这家叫做“半两月光”客栈。

迈进客栈高高的门槛,我看到客栈正堂上写着四个大大的醒目的字——半两月光。一边那藤制的摇椅上斜躺着一位长发披肩的穿着纳西民族服的少女,她双目微闭,神色恬静,手里还拿着一本半掩的书。

许是我的脚步声还有行李的拖沓声把她从睡梦中惊醒,她从藤椅上站了起来……微笑地看着我。

这个女孩好美啊,就像从月光中走下来的小仙女。我有点看呆了,愣愣地站在那里,不知说什么,也不知做什么。眼前的少女穿着浅紫色的纳西褂子,披着白色羊毛的纳西坎肩,手上还戴着好几根雪白的银镯子,在我眼前不断地晃悠。

她的皮肤雪白雪白,一点都不像皮肤黝黑的纳西族女孩。在这套别具风味的纳西族服装的衬托下,浑身散发出一种清纯柔美的韵味。

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一支笔,刷刷刷地在纸上写着什么,然后用双手递给我:

“这位阿哥,你是从厦门来的吗?是不是定了一间单人房?”她看着我傻乎乎的样子,微笑着看我,却不说话。但那笑容真美,就像天上的半轮月。

“是的,我在网上订的单人房。真对不起,飞机晚点了,让你久等了。”我放下背包,心里还真不好意思让这位看上起瘦弱的女孩等我那么晚。

她转身到里屋,端出来一些茶点,示意我坐下品尝。她见我一动也不动,又返回到桌前,在纸上写着,然后递给我看:

“阿哥,不用客气,给您准备了水焖粑粑和酥油茶,请先用一点吧。请把证件给我,我好去为你办理入住。”

“还有粑粑和酥油茶啊,真香啊,我还真饿了呢,多谢你啦!”我掏出身份证和一叠现金,交给女孩,便坐下来享用起纳西这特色的茶点了。

她走到我身边,伸手来接我递过去的证件,一股淡淡的悠长的香味飘进了我的鼻息,这香味好纯正哦,显然不是那种很世俗很低廉的香水味道。我没想到,在这么偏远的古城,还有这么纯美且高品位的女孩。

[四]

这些天,客栈的生意很好,远方的客人都喜欢选在中秋之后,国庆长假之前来丽江旅游。昨晚上来的那个高高大大帅帅的沈家祺就是其中一位。

他住的那个房间是客栈里朝向最好的一间,推开窗,便可看到一条小河从眼皮底下流过,他说他要在丽江住上一个星期,所以我才给了他这间房的。

快中午了,他怎么还不起床啊?今天的天气好极了,客栈里的客人大多已经外出游玩去了,只有这个帅哥,还在呼呼大睡。他是不是太累了,他不饿吗?

一阵秋风轻轻拂来,一股熟悉的气息飘来,哦,那是院子里秋菊绽放的芬芳。阿公正拿着一只洒水壶,在为这些花花草草们浇水了。丽江的天气很适合它们生存,只是这样的秋阳和秋雨就足以让它们绽放在属于自己的季节里。

“嗨,你好,我回来了。”我听到那个厦门帅哥的声音了。一转身,我看到他站在午后的阳光下,背着一个大大的画夹,穿着粉蓝色T恤、白色长裤,胸前似乎还挂着一个坠子,是喜气的红绳子,哦,那坠子,好亮哦,在阳光下,发出一闪一闪的光。

他是在对着我笑吗?他的笑容怎会那么熟悉呢?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是在梦里吗?嘻嘻,不记得了。

我向他点点头,把他带进客栈的餐厅用餐。很简单的纳西当地小菜,是阿公亲手做的,味道不错,他吃得很快,显然是饿了。

“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他吃完了,一边用纸巾擦拭着油腻的嘴唇,一边问我的名字。

“雅朵。”我在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递给他。

“你叫雅朵,这名字真好听。”我听到了他的赞美。

那天午后,阳光好极了,照在庭院里,无限的温暖。是我所见过的最美的秋日午后。

我坐在院子里看书,他从房间里走出来,换了一身衣服,还是那么的阳光帅气。

“你喜欢看书吗?我带了好几本书,等我回来,拿给你看。”

我对他点点头,并看着他走出院子,消失在丽江的小街上。

[五]

入住“半两月光”的第二个晚上,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在崇山峻岭中行走,脚磨破了皮还出了血,我的手想要抓住山上的石块,却一不小心跌进了山底。我以为我死了,但不知为何,耳边却清晰地听到了母亲的哭喊声,我使劲地想要睁开眼,伸出手却摸到了一团柔软的东西,原来是一块块的云朵,我发现自己躺在了绵软的云上,身下竟是我向往了很多很多年的丽江古城。

梦醒了,发现自己躺在“半两月光”客栈温暖舒适的大床上。

窗外,是丽江的小河,丽江的夜空,丽江的月光,丽江的秋风就这样吹进了我的房间。伴着风飘进来的还有悠扬的曲声,那不是云南的民谣《小河淌水》吗?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在弹琴呢?我不会是在梦里吧。

我打开门,循声而去,沿着弯弯曲曲的木质楼梯,走上了三楼的天台。我还是第一次走上天台,原来这里又是一个美丽的世界。

天台上有一个大大的秋千,秋千上缠满了各种颜色的花,天台上空,星星点点,月光柔柔。那楼下的院子已经很美了,这个客栈,是个仙境,还是天堂?怎么会有这样诗意的天台。看来,我这次来丽江,算是找对客栈了。

我看清楚了,弹琴的女孩是雅朵,我看到她的背影了,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垂在纤细的腰际,在风中丝丝缕缕地飘起,有一股十分好闻的洗发水的味道飘进了我的鼻息。

我坐在楼梯的台阶上,不想打扰她。闭上眼,听着琴声,想象着她弹琴的模样,我知道,一定很美。我要将这一幕给拍下来,哪怕只是一个背影。

我脱掉鞋,蹑手蹑脚地下楼,从房间里拿来我的相机,又回到楼梯口,对着雅朵的背影拍了一张又一张。

许是相机的闪光灯惊扰了雅朵,她慌乱地站了起来,跑过来,推开我,捂着脸,急急地下了楼。

这是怎么啦,她为什么要跑,是我拍照的举动吓到她了吗?

回到房间已经深夜12点了,想着雅朵那慌乱的神情,我一个劲地打自己的头。

那一夜,我失眠了,活了二十五年,还是第一次为一个女孩失眠,还是一个偶遇的陌生的女孩。

第二天,我改变了原来的旅行计划,没有出门,只想呆在客栈里。

丽江的秋天是多变,早上还是晴空万里,到了中午,天空里已经堆满了乌云,暗沉沉的,灰蒙蒙的,很快,一场大雨倾盆而下。

正纳闷着,为何一个上午都不见雅朵的身影,抬起头,猛然发现她正在院子中,雨把她全身都淋透了,然后她就轻飘飘地倒在了地上。

她怎么了?天,她晕倒了?我不知道伞具放在哪里,只能脱下自己身上的风衣,冲进雨里,披在她的身上,然后抱起她跑进了屋里。

她的身体小小的,不停地抖,她的唇已经没有了血色,她的脸那么苍白,她的头发夹着雨丝刮在我的脸上,好痛……

我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对了,阿公呢,我大声地叫着:“阿公,阿公,你在哪里……”可是,大大的客栈里没有人回答我,整个世界,就好像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我只好抱起雅朵,冲进我的房间,把她放在床上,为她盖上被子。老天,她的气息好微弱,她不会快要死了吧?呸呸呸,我一个劲地骂着自己,瞎想什么呢,一个好好的生命,怎么会说死就死呢,唉,看来,我是太紧张了。

全国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吃药治疗可以治好吗
癫痫病复发有什么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