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眷,又怎抵得过似水流年

笔名情感美文2022-03-30 23:13:140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这韶光贱!”曾几何时,每读至此句,心中总是一阵酸楚,又总会在不经意间回想起在红楼梦里宝黛之间悲剧的爱情,禁不住再一次地发出感慨:“如花美眷,又怎抵得过似水流年?”

初读红楼梦,是为其宝黛之间悲剧的爱情所感动,被其大观园里的儿女之间缠绵悱恻的爱情所打动,因此而沉浸其中。而今,在读红楼梦,却不单单只是拘泥于此。如今才明白,在千万个人心中,都有千万册红楼。红楼是书,也是戏,更是人间现世。一卷红楼,有儒释道文化,有饮食、茶酒、戏曲、诗词歌赋,乃至琴棋书画。那里有人情百态,有贵族奢侈的生活,是温柔的富贵乡,有官场的风云变幻,亦有市井小民的辛酸无奈,更有人世的千红万紫和兴亡成毁。

多少人,穷尽一生想要抵达,那座朱墙碧瓦的府邸,而身处其中的人,却走了半生华年仍旧走不出来。而我们,亦本是这天地间渺小的微尘,皆有各自的烦恼和无奈,亦有各自的追求,只是奈何上苍总是造化弄人,世事终究是难遂其人意,有的人活着,是是为了再续前世前生未了的情缘;有的人活着,是为了追逐心中的梦想,将最好的岁月交付给祖国,为此而献出自己的一片赤诚之心。有的人活着,不为功名显赫,不为出人头地,只愿求得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喝清淡的茶,交淡如清风的知己,和柔情似水的人相伴,和温婉的风景相伴。

而我,亦只是这凡尘中,最为平凡普通的女子,或许我的前生许是那一株清逸的寒梅,只为寻觅前世那曾将我采摘而下的有缘人,而得以修炼千年成人,方有今日之我,今日之修为。亦或许,我是那黛玉葬花时随波而流的那朵花,历经四季的流转变迁,不断地随流而下,辗转来到这人世间。因而,一次次地捧读书卷时,尤是一卷《红楼梦》时,我总是误入其红楼梦中,误入其梦,误入其戏中,忘记了自己,原本只是毫不相关的看客。

在大观园里,以贾母、薛宝钗、王熙凤,为其封建思想人物,以宝玉、林黛玉、晴雯为其反封建的人物。而宝黛,则是那崇尚追求自由、淡泊名利之人,虽是注定他们最终的结局终是一场悲剧,却也曾心灵相犀,为彼此抛心置腹过,亦不枉负其相识相知一场。而这世间,从未有过真正完美的爱情,亦没有真正完美的人生。宝黛之间,虽说情投意合,且心意相通,亦有反封建思想,追求其自由恋爱,却无奈难以争脱世俗的樊篱,难以越过种种阻碍,如同杜丽娘与柳梦生,张君瑞和崔莺莺那般,大胆且坚定,且执着地追求心中所爱。

只是这世间,又有几人能真正做到无拘无束,随心所欲。我们也曾都想过属于自己想过的生活,和自己所钟爱之人携手共度一生。只是我们从来都不知道命运会为我们作何安排,亦无法知道,会在何处与谁人相遇,与何人离散。这世间,草木荣枯随缘,几度王朝更迭,又岂会有永远兴盛不衰的家族,又岂会有不散之宴席,又岂会有真正地老天荒的爱情。终有一日,都将被苍茫岁月所冲散,从此消逝得一干二净。

人世渺渺,你若是他的锦瑟,他又是谁的流年?谁又能给予你如意的爱情,与你相依相伴,不离不弃?我们也曾几度仓皇度日,唯恐失去一切,辜负了一切所拥有的,可这一路走来,你又得到了多少,又失去了多少?得到的,终将失去,失去的,亦未尝不是为了更好地珍惜当下。

宝玉曾写下过一首《寄生草》:“原我无非你,从他不解伊。肆行无碍凭来去,茫茫着甚悲愁喜?纷纷说甚亲疏密?从前碌碌却因何?到如今,回头试想真无趣!”宝钗说其悟了。又说这些道书禅机最能移性。而宝玉的悟,终究还是系着他与黛玉的那段木石前盟。纵算命运早已替他做好安排,为他安排好了“金玉良缘”,但他的心中,至始至终,只有他的林妹妹。到最后,终是空对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从一开始的“这个妹妹我见过”,到最后黛玉死了,他抛舍下一切,皈依佛门,当了和尚,虽然他们之间,是残缺悲剧的结局,但他们的相遇,亦只是为了再续前世一段未了的情缘,而后便要各自离去。或许他们之间的缘分也就那么多,行至尽头则不可挽留。

在耳畔,响起禅意歌者刘珂矣的《风筝误》:“风筝误,误了梨花花又开,风筝误,误了金钗雪里埋。”其实,这世间的每一桩缘分,皆有前因,有缘起之时,亦终有缘灭之日。如花美眷,又怎抵得过似水流年?只愿世间的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你我都不再辜负深情,不再枉负韶光。任人间情缘来去匆匆,你我皆坦然面对,不乱于情,亦不再困于心。


长春哪家医院癫痫病好一点
北京治疗癫痫病好的方法
沈阳看癫痫病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