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韵】路遇(小说)

笔名名家散文2022-04-25 09:31:060

方子青每天走在那条上下班的路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发现在湖里大道的华光路与华荣路之间那段路上,每次都能与迎面走来的两个女人相遇,其中,有个个子较矮的,生得清秀苗条,脸容姣好,令他一见难忘,而且每次与他相遇时,发现她总会瞟他一眼。她这一瞟,让方子青有着飘飘然的感觉。

方子青不是没有理智的人,他以前有个老乡,不刮胡子,络腮胡子长得有点像马克思,夏天一件衬衫盖面,那衬衫还不扣扣子,一大撮茸茸的胸毛黑乎乎的,很多人看到他这个样子,都会对他投来怪异的眼光,而他却以为这样很酷。可是到了30多岁,都还没娶到老婆,托了好几个媒人为他介绍对象,女的听说是他,都不迭地摇头,没有一个愿意的。后来,做媒的告诉他:“人家都嫌你怪里怪气的,形象邋遢,你赶紧把胡须刮了,衣服扣子要扣端庄来。”这时他才知道自己的感觉和想法都错了。

方子青发现这个女子每次相遇都会飘他一眼,就先想到会不会是自己什么地方让她感觉怪异。是不是自己长得难看,或者自己的穿着打扮不入群。但自个认真照镜子,除了脸上长了几个稀稀落落的青春痘之外,并无异常,自己的穿着打扮没有标新立异。就是不知道那个女子是什么意思。

那个女子名叫肖如玉,以前曾听她的同学李素丽说过,方子青如何的有才华,如何的敬业,如何的默默奉献,不爱张扬。李素丽在网上给过她一张方子青的照片,她看了也感觉他长得极帅,内心已为之倾倒,只可惜后来得知这人已经有女朋友了。现在路上相遇,只觉得他很像照片上的那个人,出于她心中对方子青的欣赏,每次见到这个人,就把他权当方子青,憋不住要瞟他一眼。

方子青不好意思无缘无故地与她打招呼,但越来越被她的美貌打动着。也不知道她在哪家公司上班,不知道嫁人了没有。不过看她每次都和那个女人作伴,估计她还是单身。

方子青也想过,是不是她走路时就习惯这样眼睛转来转去的,根本就与自己无关,自己何必自作多情呢?但无论如何猜想和解释,总是摆脱不了对她的胡思乱想,久而久之,竟然对她单相思起来了。只恨无缘无故不好意思向她打招呼,更别说与她亲近。

有一天方子青下班,快走到金龙汽车厂门口时,两眼向远方搜寻着那人的倩影,正盼望着与那个女子碰面,没料到被眼前一个中年女人撞了过来,听到哗啦一声,是她的一个包掉在地上,方子青的衣服立即被那女人抓住不放,她怒目相向地说:

“你怎么走路不长眼,你看现在该怎么办了,你赔我!”

方子青回过神来一看,那女人凶巴巴的,硬说是他撞她。方子青说:

“我们面对面走路,是你撞我,又不是我撞你,关我什么事?”

那女人撒起泼来,死活不放过方子青,说这是祖上传下来的青花瓷,有钱都买不到的,现在被你撞坏了,不赔决不能放过你。

方子青说:“不管你什么瓷,如果是我骑车你走路,因为我的车速太快,撞到了你,还有道理怨我。你走路,我也走路,我也没有走快,面对面相撞是你自己走路没长眼睛,不要赖我。”

两人正在吵得不可开交时,又有一位人高马大的男人前来,表面装着是断理,实际是帮女人威胁方子青。方子青在她们两个蛮不讲理的人面前,觉得非常无助。没料到刚好这时,天天与他相遇的那两个女人又已来到了他身边,那个用眼睛瞟他的女子看到那泼辣女人在这里为难方子青,就对那女人说:

“你今天又敢在这里作案,我打110!”说着就要在包里掏手机。

那撒泼的女人回头看到是她,又在掏手机要打110,赶紧放下方子青拾起地上的包就没命地跑走了。方子青因她给自己解了围,对她很感激,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她一说打110,那女人就走了呢?立即对她表示感激地说:

“谢谢你,太谢谢你了!”

那女人说:“她在这条路上作案多次了,她是故意碰瓷,有一次她也想敲榨我,我们和她争吵好久,刚好110的过来,她一见110的就没命地逃走了,她定是110挂了号的,是专干这种事来敲陌生人的。”

方子青说:“今天若不是你给我解围,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请问你贵姓,在哪上班?”

那女子笑着说:“问我贵姓?我小姓肖,你是不是姓方呢!”

“是呀,奇怪了,你怎么知道我姓方啊?”方子青惊奇地问,心想,难怪她每次相遇都瞟来一眼,原来她认识自己,只是自己不认识她。

方子青本想问她怎么知道自己的,那女子说:“我今天没时间和你说,改日再见吧。”

方子青一夜没睡好,反复想都想不起这个姓肖的女孩怎么认识自己。既不是同学,也不是老乡,更不是同事。她说她今天没空,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总不至于她不愿意和自己多说话吧?

肖如玉证实那人就是方子青时,也心潮澎湃。他不是在海沧上班吗,为什么能在这里遇上他?这么一个自己心仪已久的男士,只可惜与自己无缘。尽管如此,若不是要早点回去收拾行李,去超市买些厦门的特产回去,和他多说几句话也是很愉悦的。

方子青第二天上班和下班的时候,却没有再遇上这个姓肖的女子了,只有以前和她一同走的个子较高的那个人,还天天在那个地段相遇。方子青觉得很奇怪,以前天天遇得上她,为什么刚有机会和她认识,就不见她了呢?3天过去了,没她的踪影,十天过去了还没见到她,这是怎么啦?很想问问每天和她作伴走的那个女人,又觉得不敢冒昧。因为那天姓肖的为他解围时,她只在旁边看着一句话也没说。

方子青因为心中老想着这个姓肖的,想想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有不错的女人缘。其实呀,自己除了和以前那个郭怀高过不去之外,和谁的关系都是融恰的。比如以前上大学时的一件事吧,当年方子青和郭怀高是大学同学。大学里方子青很勤奋读书,成绩远胜过他,可是,郭怀高钱多,出手大方,又好自吹自擂,常对人说自己是一家企业的大股东,对方子青这样家境贫寒,为人低调,又老实巴交的人。郭怀高根本看不起他。

有一次方子青从学校外面回来,宿舍门口围着一群同学,正在热烈地争论着什么问题,他也过去看看热闹,原来他们在争论的话题是:经济实力、才华胆识、客观机遇、人品道德等等,哪项对事业的成功起最重要的作用。各说各的道理,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甚至有人争得面红耳赤。方子青到来时,正听着郭怀高强调经济实力才是决定事业成功的最最重要因素,他认为只要有钱什么事都能办成,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能叫水上山。这时候,有个叫郑玉香的同学看到方子青来了,便叫大家静一静,要大家听听方子青的看法。郭怀高他从来就不把方子青放在眼里,认为他一个土包子,能说出什么道理来呢!听郑玉香这么提议,就显得对方子青很藐视的样子。

方子青见大家静下来了,只好也说说自己的意见:

“我的看法,上面几个要素缺一不可,但没有哪一个能对成功起最大的作用,只有哪一个会成为制约成功的最大因素。比方说,假使一个木桶,由几块长短不一的板子组成,这个木桶能盛多少水,并不决定于最长那块板子,而是决定于最短那块板子。就如上面说的几个重大要素而论,如果经济实力强、才华胆识好,也有良好的发展机遇,但如果此人的人品和道德素养不行,必然不能坦诚对待和自己共事的人,不可能率领他的团队齐心协力把工作做好,他的成功就会是有限的。”

大家一听,不约而同地鼓掌表示赞同和钦佩,郭怀高没料到方子青能说出这样的理论来,很妒忌郑玉香早对他有所赏识。郭怀高因为此事才知道这方子青不可小瞧,并对方子青产生了妒忌之心。虽然一直到大学毕业,方子青都没有和郑玉香相恋,郭怀高还是担心将来方子青在女人面前成为他的劲敌。

大学毕业后,方子青通过人才招聘会,进入了郭怀高的公司,当时郭怀高因为是大股东的儿子,所以毕业后就担任了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助理。方子青是老总亲自面试的,方子青在面试中对答如流,显示了很高水平,让老总非常满意,郭怀高心中虽然忌恨他,但对招聘员工的事不好插手。

方子青又想到前年,和他一同上班的女人中,有个叫李素丽的,对他也很看重。那时郭怀高在女人眼中俨然是一个高富帅的典型,正热烈地追着李素丽,但方子青还是听过她向自己诉说着她对郭怀高的一些不满。

李素丽曾告诉过他一件事:那时李素丽是模具制作车间的领班。那回,方子青给制作模具提了一项革新方案,使日产量提高不少。李素丽把他的这项革新方案告诉郭怀高,叫他向老总汇报,希望公司对他给予奖励。可是郭怀高说:“这点雕虫小技有什么值得奖励的。他拿了工资,这是他份内的正常职责。”

李素丽不高兴地反驳他说:“你也来公司这么久了,连雕虫小技也没展现过一次,人家为公司作了贡献,奖励他有什么不应该,你不是常说什么激励机制吗?”

郭怀高说:“你干吗对方子青这么感兴趣呢?看来我非把他辞退了不可。”

“辞退他?你脑子进水了不是!他做出了成绩,你反而妒贤忌能,你到底为公司着想还是为谁打算?”

郭怀高生气地说:“不要说他的事行吗?你以为你现在就是公司股东了?你还没嫁给我,现在还只是公司的员工,你不要现在就俨然以股东身份来管公司的事。”

李素丽气得要命,不知道郭怀高怎么会是这样的人。看他平时风流潇洒,一个堂堂的大学本科毕业生,又是大股东的儿子,怎么对待企业的人才这么不重视不爱惜呢?

方子青听后,只对李素丽说:“这是件小事,他不仅是总经理助理,还是公司大股东,公司的事,他有权决策。”

方子青就搞不懂,郑玉香是他的同学,李素丽是他的同事,她们对他赏识是有因可找,这个姓肖的,怎么凭空能认识他?

直到第十三天方子青上班的时候,才遇见肖如玉。他远远看到她就一阵兴奋,加快步子向她走近,到了她的跟前,就激动而带笑地问她:“这些天一直都没看到你,你去哪了?”

肖如玉说:“我妈病了,请假回去了一些日子。”

“哦,你妈得的什么病呀?现在没事了吧?”方子青又关切地问道。

肖如玉说:“有空再聊吧,现在要赶时间上班了,我们上班是要打卡的呢。”

方子青也是要赶时间上班,看到肖如玉就忘乎所以的样子,想和她多聊几句,肖如玉说了要赶着上班打卡,只好向她挥挥手说再见。

那天下午下班时,他们又在路上相遇,方子青心想,下班回家已不用打卡了,可以和她多说几句话吧,总是想弄清楚,她怎么知道自己姓方的。可是肖如玉说,这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得清楚的,如果对这事有兴趣,休息日时约个地方见面吧。

方子青说:“好,那你把手机号给我吧,不然怎么联系?”

肖如玉还没决定是否告诉他,她的同伴小唐可能是有点不耐烦等了,她替肖如玉说:“记着,1330304……”

方子青巴不得休息日快点到来,每个晚上,闭上眼睛,肖如玉俏丽的面孔就在他的脑际萦绕。她是那样的漂亮,那样的迷人,如果她还没有嫁人能把她追到手,那是今生最大的愿望了!

等人,时间也像度日如年一样。方子青虽然每天上下班依然和她相遇,见面时只微笑点头,简单打个招呼。每见到她一次,就增加了一分对她的幻想和相思。好歹等到了周五,下班与肖如玉相遇时,就约肖如玉明天上午到湖里公园见面。肖如玉说,湖里公园没什么好玩的,不如到环岛路会展中心的海滩上见吧。方子青当然由着她,她喜欢去哪就去哪,但是到了第二天一早,方子青约肖如玉去环岛路的时候,肖如玉又说:

“我改变主意了,我觉得环岛路每个周末都去,去多了也觉没意思,不如去仙岳山吧。”

方子青听她说要改去仙岳山,也就愿意去仙岳山。初次与她约会,总得顺着她的意呀。

方子青认为她总会从南山路仙岳隧道旁边那条路上,于是他也就往那赶,那股兴奋劲,就怕自己比肖如玉迟到一分钟,到了山脚下一口气登上了山顶。喘息了一会,四处瞧了瞧,没看到肖如玉的身影,估计肖如玉还没来,过了一会就掏出手机给她打电话:

“喂,小肖呀,我已经到了山顶了,你还在哪里?”

“我也到山顶了,我怎么没看见你呢?”肖如玉回答。

“是吗,你从哪条路上的?”这时方子青才想起登仙岳山有好多条路。

肖如玉说:“我是从观音寺这边上的呀,你呢?”

方子青哪里想得到她会从观音寺那边上,这和他上的地方,正好一东一西相距甚远呢。于是他说:

“你怎么会去观音寺那条路呢?”

“趁便拜拜菩萨不好吗?”

“那你等我,我就过来。”方子青说。

说完,方子青又以猎豹般的速度往观音寺方向跑,累得大汗淋漓,气喘吁吁,肖如玉早看到他了,就笑着说:

“不愧为男子汉,走得挺快的,只是太粗心了些,为什么不先问我从哪条路来呢?”

方子青没想到肖如玉又和她的同伴一同来的,肖如玉对方子青说他粗心时,她那个同伴正看着方子青并对着肖如玉会意地笑着。

男性癫痫病发作前有什么症状
武汉知名的癫痫医院
癫痫发作的该怎样做急救呢